中国微商营销网_微商网

上海:上班时间发微商信息,公司能解除劳动合同吗?

微商营销货源网

聂某某于2015年5月8日入职上海某房地产经纪公司,合同期限至2021年5月7日止。

《劳动合同》第十九条约定“甲方(即公司)所颁布的各项制度办法、流程、公告均作为本合同的有效附件,甲方应将制定、变更的规章制度及时进行公示或者告知员工,乙方(即聂某某)应当知道且必须严格遵守。乙方可以通过登录甲方网站、系统获知各项规章制度的最新内容”;第二十条约定“乙方未经甲方允许,乙方不得在其他单位兼职,不得从事其他任何与甲方利益冲突的第二职业或活动”

2019年7月2日,公司以聂某某上班时间发布微商信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聂某某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为6026元。

2019年7月8日,聂某某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4234元。

仲裁委于2019年8月22日作出裁决:公司支付聂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4234元。

公司不服该裁决,遂起诉至法院。

公司向法院提交如下证据:

1、根据聂某某136打头手机号检索对应的微信号的录制视频截图、通过微信号检索对应内容的视频截图、打开聂某某微信朋友圈的录制视频截图、淘宝店铺商家信息截图,证明聂某某存在兼职行为,其本人开设淘宝店铺并在上班时间(2019年6月28日10:07时在朋友圈发布微商信息);

2、经公证的公司在公司内网公布的《公司信用管理规则》(最后更新时间为2019年2月19日),证明该份规则的附件对违规行为作出规定,其中关于职业道德部分中规定“上班时间禁止做一切兼职,包含但不限于微商”。

3、经公证的公司于2018年4月5日在公司内网上公布的《公司红黄线管理规定》,证明该规定第七条红黄线条款第1.11条规定“未经公司允许,在职期间与其他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及兼职”属于红线行为,根据第四章第八条规定,触犯红线,予以辞退处理。

聂某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证据1不能证明聂某某从事其他经营行为,聂某某家人借用聂某某的身份证注册登记了淘宝店铺,且聂某某并非上班时间在朋友圈转发信息,2019年6月28日聂某某系调休;证据2、3的公证时间均在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之后,不排除公司对内容有添加或改动,登录的工号也并非聂某某的工号,且聂某某对上述规章制度并不知晓也无人告知。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公司于2019年12月5日向一审法院补充提交经公证的聂某某的朋友圈截图,证明聂某某在2019年5月10日至2019年6月17日期间多次发送微商信息,存在违纪行为。聂某某对公司补充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辩称上述内容并非其本人发布,而是家人通过136打头的手机号发布。

一审判决:聂某某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在工作期间发布微商信息,公司以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并无不妥。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本案中,公司主张聂某某上班期间存在兼职行为,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的解除行为合法。聂某某则辩称未在工作时间发布微商信息且不知晓公司处的相关规章制度,公司系违法解除。

一审法院认为,首先,公司作出的解除行为所依据的规章制度《公司信用管理规则》《公司红黄线管理规定》均在公司网站进行了公示,上述规章制度明确上班时间禁止做一切兼职,包含但不限于微商,以及未经允许在职期间存在兼职行为系触犯红线的行为,公司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也约定公司所颁布的各项制度、流程、公告均作为合同的有效附件,公司及时将规章制度进行公示或告知,员工可以通过登录网站、系统获知各项规章制度。故聂某某称不知晓公司相关规章制度的辩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公司的上述规章制度对聂某某具有约束力。

标签: 公司 某某 发布 手机 信息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